阿克苏――穆塞勒斯还要再等一个月

离开喀什,走上了回家的路,今晚要住在阿克苏了。车过阿图什,路边的山就变得科幻了。它们用层层叠叠的颜色把自己装饰起来,好像裹着艾德莱斯绸的维族姑娘,又像是洒满糖粉的草莓奶油蛋糕。这些五彩的山一路伴随我们,直到库车,按老大的话说,五彩湾的山是根本没法和这里比的。

新疆阿图什 五彩山

新疆阿图什 五彩山

新疆阿图什 五彩山

经过51团场路口,我们的车向南拐,奔图木舒克方向。图木舒克是新建制的市,下辖几个生产建设兵团的农场,据说市区除了一座政府办公楼,啥都没有。我们对市府大楼不感兴趣,主要是这儿有一个地方,叫“唐王城”。它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古城遗址,也是佛教传入中国的重要一站。老大开始给我们上维语课了,说唐王城的维语名字叫九城,或者是九个驿站什么的,发音就是“托库孜赛来”。“脱什么?”我问。“ 托库孜赛来!你就记着脱裤子下来!!”-_-!于是我们一路打听着“脱裤子下来”,找到了唐王城。唐王城已经没什么城了,只剩一片废墟,我们几个在废墟上转了半天,也没发现这里和普通的荒山有啥区别。大不了是一大片由铁丝网围起来的荒山而已。还是老大比较牛,他和看场子的一个叫阿斯卡尔的小伙聊了起来,聊得高兴,小伙儿穿着拖鞋就带我们进山找财宝了。财宝就是位于半山腰,刻在石头上面的佛像。佛像已经斑驳不堪,可能有很多,但清晰可见的只有一个。这里也许曾是一个繁忙的驿站,也许曾是一座庄严的庙宇,但时光流逝,千年的风雨后,终究归于尘土。只有这尊佛神迹一样地提醒着后来人,此处曾经有过的繁华与鼎盛。

新疆图木舒克市唐王城

新疆图木舒克市唐王城

看过了唐王城的佛像,下面要去不远的阿瓦提镇寻觅穆塞勒斯酒。“穆塞勒斯是阿瓦提盛产的一种特有饮品,在新疆独一无二,是类似葡萄酒的天然果汁,为民间传统饮料,营养丰富,它有活血化淤,温经生寒,补肾壮阳之功能,对健康具有极大的好处,在民族医学上作为重要的药材治病,效果很好。”其实老大也不会说维语,只晓得几个单词,就靠这几个单词便能在少数民族地区“混迹”得如鱼得水,不能不说是大牛人。凡要打听路线了,见到小孩,就喊“巴郎子”,见到大人就喊“阿达西”,喊过来人先问候一句“牙克西姆兹”,然后就是不停地重复想去的地方。虽然汉语和维语的发音终究有很大区别,但冰雪聪明的维族老乡们总能琢磨出我们要去哪,然后呜噜呜噜地指给我们。老大就一口一个“荷西埃姆塞”,开车就跑。此法百战百胜、屡试不爽,这一次也不例外。虽然我们要找的是酒而不是某个地方,但只要不停地重复“穆塞勒斯、穆塞勒斯”,老乡们肯定能猜出我们是来讨酒吃的。阿瓦提是刀郎人的故乡,此刀郎并非唱“****年的第一场雪”那个,其实他跟刀郎都没关系。“事实上,在遥远的塔里木盆地西北缘,叶尔羌河、喀什噶尔河、阿克苏河、和田河以及这四条河流汇合而成的塔里木河两岸古称刀郎(集中在阿克苏地区阿瓦提县、喀什地区麦盖提县和巴楚县),而生活在刀郎地区的维吾尔人自称刀郎人。”但要不是“****年的第一场雪”,全中国又有多少人会听说刀郎这个词呢?不过阿瓦提这里的人实在不厚道,一个一个看着都刁钻,不像以前碰到的老乡那么和善纯朴。老大将之归因于刀郎出名了,阿瓦提也出名了,于是民风就不行了。我们问了N个人,被指得转来转去,从镇跑到乡,从镇跑到村,从村跑到生产队,最后终于打听到某个小村的村支书家里酿造穆塞勒斯。可是村支书家竟然没人。我们当然不甘心就这么走了,于是敲开了对面人家的房门。出来一个长得很魁梧的大汉,他倒是很友好,又是拿无花果又是摘葡萄,同时肯定地说支书家每年都会酿酒,只是现在没有人,看不到酿酒的工具。而且,这个时候葡萄还没熟透呢,是不能酿酒的。老大问那要等什么时候,他说还要多半个月,等到九月中旬就可以了。看来我们是喝不上传说中的穆塞莱斯了,老大倒可以,如果他一个月后再次被“强制休假”,再次拜访这个小村庄的话。

库车大峡谷――天外飞仙

昨天吹了一天的土,老大的银灰色捷达脏得不行了,所以今天一早就去洗车,把车里的瓶瓶罐罐都搬出来,冲洗干净。洗车完毕,就是不一样,感觉车内空间一下子变得宽敞了,腿也能很舒服得伸开了,洗个车竟然能有这么大的作用!咦?不对,我终于发现为什么腿能伸直了,我放在脚垫下面的鞋哪儿去了?“老大,你看见我的鞋了么?就放在你座位下面。”“啊?那是你的鞋啊,我看见洗车的从车里拎出一双鞋,也没注意,她没放回去?”我哭了,探路者啊!!此时离开阿克苏已经将近一百公里了。翻胜利达坂的时候,丢了拖鞋,以为扔在雪山上了,原来是藏在脚垫下面。只好到青旅旁边的家乐福里买了一双新的。南疆之旅开始后,就爱穿着拖鞋坐车,只要不爬山,也不用换上探路者。这下子可好,探路者也没了!无论怎么说也算是北邮的老驴了,出门旅行竟然把所有的鞋都丢了,穿着一双乌鲁木齐的拖鞋回北京,这也太丢人现眼了吧。可除了丢人现眼,又能怎样呢?革命的车轮是不会停止的,更不用说倒退,唯有忍住悲痛,继续向前,希望仰慕已久的库车大峡谷能给我一个惊喜,让我在惊喜中忘掉再一次痛失战友的哀伤。

新疆库车大峡谷

到库车大峡谷之前,先游克孜尔千佛洞。“克孜尔千佛洞是我国最古老的佛教洞窟之一。它始凿于公元三世纪前后,历经千年,直到14世纪时废弃。其中保存壁画的洞窟有80多个,是我国现存少数几个主要表现小乘佛教内容的石窟之一。”可是千佛洞之旅却成了一路上最不爽的经历。

新疆库车 克孜尔千佛洞

进大门的时候,我们几个就核计好,找个旅行团跟着,蹭导游。从大门到千佛洞山脚下,要走几百米的路,可以看到龟兹高僧鸩摩罗什的塑像。过了塑像刚要上山,被拦住告之大包小包一律得寄存,相机一概不能用,只可以拍拍外景。我们只好乖乖地交枪。交枪之后,一位表情半死不活的大姐就跟上了我们,她的职务叫做开锁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