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宁的傍晚――大桥上的婚礼

新疆果子沟

依依不舍地离开赛里木,跳过早已没有果子的果子沟,我们进入伊犁境内。伊犁号称塞外江南,水草丰美自不必说,民风纯朴也是声名远播。

新疆霍尔果斯口岸

今天的太阳很足,把车窗外的建筑照得白晃晃地刺眼,第一站是霍尔果斯口岸。这里的生意似乎不是很兴隆,离国门稍远一些的商铺都关门歇了业,有生意的摊点经营的也无非香水、酒瓶、望远镜和刀。我并不喜欢拜占庭风格的工艺品,尤其不喜欢那种“金碧辉煌”的效果,只有套娃很例外,让我爱不释手,拆开一个又一个,数她究竟有多少层。离开口岸,奔向伊宁市。岳师傅一脸愁容,说伊宁旅馆难找啊。果不其然,按照《藏羚羊》的指引,找了两家,都门脸一换成了三星级,价格直接加了个零。只好把车停在解放西路,大家四散搜寻。这时,mazzy身经百战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连找带打听把大伙带到了一个叫“绿叶城”的地方,虽然要租床位拼房间,但床铺干净又可以随时洗澡,是上上选了。伊宁最有名的是夜市,与之不分伯仲的是伊犁河大桥,现在夜市还没开场,我们就安抚下咕咕叫的肚皮,奔大桥而去。伊犁河很特别,她是由东向西流的,最终进入哈萨克斯坦。现在的伊犁河大桥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建于1975年,不算宽,只有两个机动车道,就桥本身而言毫无过人之处,使它闻名遐迩的是当地人的婚礼。据说“伊宁的年轻人婚嫁之日都要在伊犁河大桥举行。傍晚,身着婚纱礼服,在风琴手拉出的欢快优美曲子的伴奏下,面对久久不肯落下的夕阳,寄托他们的祝福和希望。随后从伊犁河里取上几滴洁净水,相互点在对方的额头上。晚霞的光辉环绕在他们身旁,人们脸上呈现出圣洁、虔诚的光彩……”本以为这又是旅游局招商引资的噱头,没想到确有其事,而且前前后后一共被我们撞见了八对新人,有维族,也有汉族的。难不成今天是个吉日?维族人的婚礼很热闹,像他们能歌善舞的天性一样,新娘个个都是美女,高鼻梁深眼窝。亲朋好友在新郎新娘身边围成圆圈,一个人拉手风琴,其他人则唱歌跳舞表达自己的快乐与祝福,完全不顾可怜的只有两个车道的大桥被堵得水泄不通。我四处搜寻拍照的角度,想把夕阳、大桥和婚礼中的人群收在一张照片中。等按完快门,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出很远,而你正一蹦一跳地寻我而来,红色的吊带仿佛是晚霞染上的颜色。我拉起你的手,你温柔地依在我的肩头,一起注视着喜庆的人群,他们的身上,沐浴着浓浓的爱的颜色。

新疆伊犁河大桥

夕阳中的大桥,也同我们一样,沐浴着浓浓的爱的颜色。伊犁河,原来,你的名字应该叫爱河。

雨中的那拉提――草原和西红柿都跑到大卡车上去了

今天的安排是沿218国道向西,在墩麻扎路口向南拐,奔巩留、新源,到达那拉提。其间要两次穿过伊犁河。外面一直在飘着小雨,仿佛是这一车南方的美眉把雨水带到了干燥的新疆。水汽之中,路两边高大笔直的白杨树显得格外葱郁,白杨树后面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玉米地,间或穿插进来一大片黄灿灿的向日葵,标准的伊犁风格。这种景色无穷无尽,刚开始我还看得津津有味,看了一上午之后我可就犯困了。正困着,一缕火红的颜色突然跳进眼帘,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西红柿加工厂,外面排了一长溜送西红柿的大卡车。现在正值收获季节,每辆卡车都加高车厢,后挂拖车,全部装得满满。新疆日照充足,西红柿品质极好,火红火红的,仙风道骨,与内地的品种就不是一种精气神。我们的车开了足足五分钟,这条红线还是看不到尽头,这么多西红柿如果做成番茄酱,肯定能把赛里木湖都填满了。晌午时分到达新源,找一个很干净清真餐厅吃午饭,郭郭点菜。我瞥了一眼菜单,“黄瓜炒鸡蛋 3元”。妈呀!真的假的!赶紧又瞥了一下,好像没看错,不过大脑还是拒绝接受这个事实。“来个黄瓜炒鸡蛋。”我试探着说了一句,看看服务员并没有喜形于色,感觉应该不是饭馆下的套儿。等饭完了结帐,mazzy也发现只要三块钱,那可是满满的一大盘鸡蛋哦,于是又惊讶一通。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三块钱成了我们的主要话题。另一个话题是身边不停地有拉草的大卡车经过,我有点纳闷这些草是哪里来的呢?又要拉到哪里去?做什么呢?

新疆那拉提

下午六点钟,到达了那拉提,在“龙祥”宾馆住下,这个宾馆有四层,在镇上算数一数二高的建筑了。雨停了,云非常的低,就在不远的山边翻滚,让我想起太行深处锡崖沟的那个下午。在宾馆里,我们结识了一个大牛MM,小玲。她竟然也是云南大学的!小玲七月份从昆明出发,经滇藏线进西藏,玩了一大圈以后到阿里,搭个油罐车穿越新藏线,用了三天两夜到达新疆喀什,南疆转一圈,经库尔勒到了巴音布鲁克,今天与我们在那拉提相遇了。她不急不慢的叙述,而我张着嘴早已忘记舌头在哪里了,大脑不得不接受了比午饭的三块钱更加震撼的事实。云南真是出人才啊,云南的MM都这么厉害么??!!小玲还和我们说,那拉提这边的草场已经收割了,割下来的草装上大卡车运走了。我说的呢,白天看见那么多草车。如此说来,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了,大家早点钻被窝,明天就是最美丽最壮观最富饶最奇幻最史无前例最惊世骇俗的巴音布鲁克……

巴音布鲁克――与幸福交杯

新疆巴音布鲁克 218国道

离开那拉提,天还是阴的,但景色已经明显地不同了。首先就是树,它们并不很喜欢铺天盖地以多取胜,而是三五成群,专捡特别酷的地方,往那一站,摆个特别酷的姿势,让你不得不按一下快门。我是越来越佩服了,尤其进山以后,树的造型让人一下子想到了《City of Angels》里面站得笔直一言不发的那些天使,或者中世纪的大法师。

新疆巴音布鲁克林场

我们要先经过一座山,翻过去就能找到217国道的岔口,去巴音。在山顶最高处,林场建了一个十多米的大铁架观景台,不卖票,随便爬。我的心好沉痛,没有把axe带来,不然看他恐高得肝胆俱裂的样子该有多好玩。

新疆巴音布鲁克 路

新疆巴音布鲁克 哈萨克族的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