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应该是陈先生倾注了最多感情的“投资”了,即使在橡胶生意惨败,工厂关门的危难关头,他还是把变卖资产得到的钱投给了厦大基金会,而且还发动亲戚朋友一起捐钱。厦大也足可以让老先生瞑目了,他是全国唯一一所经济特区内的国家重点大学,且堪称全国最美丽的大学,更重要的是,我感觉到她是这个城市的灵魂,已经深深溶入了市民的生活之中,从这一点上来讲,清华、北大也要嫉妒厦大三分。

厦门大学

厦门大学

厦门大学学生宿舍

厦门大学

陈先生1961年去世,在集美的故居里,有一张他病危时的照片,周总理俯下身关切地注视着他,而病榻之上的老先生已经干枯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隔着薄薄的被子,几乎看不出下面有一副人的躯体。这位曾经叱咤南洋的商业巨子就这么走了,没有给自己的儿女留下任何财富,却给厦门人民、或者说是全中国人民写下了一部厚重的书。

谁的海

厦门有一条绝美的环岛路,由青青的嫩草、摇曳的棕榈树和潇洒的立交桥组成。厦门还有一套绝佳的公交系统,兼容了北京公交的廉价、上海公交的高效和武汉公交的奔放。而且厦门司机的奔放是很内敛很传统的,并不像武汉司机那么外露且热衷于攀比。说得通俗一点即,武汉的公交司机是互相咬着飙车,厦门司机是自己飙自己的。而且,不要忘了,厦门是金龙客车的原产地,金龙和武汉拖拉机一样的公交车不可不谓天壤之别。所以,在这里,坐公交在环岛路上飞驰就是相当腐败的一种享受了。厦门东南海岸的景点有两个,胡里山炮台和国际会展中心。炮台我们没进去,因为老妈已经下了定义“看几个破铁筒还要20块钱……”,取而代之,我们在炮台下面的沙滩上散步,一边欣赏飘飘的棕榈树,一边提防炮台上的炮弹被海风吹掉下来。国际会展中心很是宏伟,游人也最多。海堤边每走三五步就有一个扛着大炮筒望远镜的土著在吆喝,“看台湾啦,两块钱啦……”台湾?难到对面就是……?我赶紧凑过去一问,真的,那近在咫尺的岛屿竟然就是小金门。我做梦也没想到,它离祖国大陆竟然这么近。望远镜里清清楚楚看到海岸上的碉堡,以及碉堡上展开的青天白日旗。那么,这钻石项链一样的环岛路,这振翅欲飞的会展中心,是不是有意在向海那边的同胞召示着什么呢?又有多少人知道,仅仅十年前,这里还遭到了海那边同胞的炮击呢?在距会展中心一站地的小山上,建有解放军的哨岗,五星红旗在山上高高飘扬。山脚下,八个十几米高的大字豁然伫立,“一国两制、统一中国”。几十年前,这里是一场大炮战的前线,几十年后呢?或者几年之后呢?我想到了《中国国家地理》朝鲜专辑里的一张照片,板门店,三八线,韩朝两方的士兵各守一边,漠然相对。他们之间只隔十几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肯定对对方的面容都了然于胸了,可是,他们一句话也没说过,即使他们拥有一样的血统和一样的语言。“自家亲兄弟闹翻了,就比陌生人还生了。”老爸说。这平静的大海,它承载了太多的历史和期待,可它又是谁的海呢?

厦门金门

厦门金门

厦门金门

厦门金门

鼓浪屿

鼓浪屿之于厦门,尤如故宫之于北京,西湖之于杭州。用Linux里的行话,这叫Symbol link,提到这个就等于提到那个,提到那个也等于提到这个。稍微比较一下,故宫是皇帝上班的地方,太过森严凝重,加之门票不菲,所以北京人都很少光顾,外地人也就只去一次(导游除外)。西湖就小家碧玉、平易近人很多(不要票的景点就是好)。在杭州的那些天,每晚漫步西湖边,桨声灯影、树曳花香,时不时再和拉皮条的吆喝钢管舞的小贩对付几句,人生一大乐事啊。鼓浪屿呢,也不要票,只是隔着浅浅的海峡,要收点轮渡钱。华罗庚提出的轮渡单向收费法在黄浦江和这里都得到了推广。鼓浪屿上的小书店里出售岛上的导游图,牛皮纸的,风格和丽江大研古城的手绘地图差不多,上面列出了“游鼓浪屿八件事”:1. 学几句闽南话。2. 与当地人一起泡茶,听他们“话仙”(聊天)。3. 找一条自己喜欢的小路。4. 拜谒一处名人故居。5. 站在海边发呆。6. 吃一个蔴糍。7. 听爱乐乐团的周末音乐会。8. 逛一逛菜市场,认识各种海鲜。听起来和丽江的也很像。不过,鼓浪屿有七八个大研古城那么大,且地势起伏,没有任何代步工具(包括自行车和轮椅),所以在鼓浪屿闲逛可没有在丽江那么轻松,对体力要求还是挺高的。老妈对鼓浪屿有一种特殊的向往,多半是看林太乙的《林家次女》里,对鼓浪屿如诗如画的描述所致。林太乙是林语堂的次女,林语堂的丈母娘家就在岛上。我们全家上岛两次,年三十一次、大年初二一次,总算勉勉强强把它走遍了,付出的代价是累得要死。纵然累得要死,也没走到林语堂的丈母娘家看一眼,老妈遗憾得不行。转了两天的鼓浪屿,可天气不给面子,连差强人意都算不上,乌云玩了命地往头顶上堆,最夸张的时候,中午一点半,在一条小巷里,我把光圈调到最大,一测光,相机告诉我要用1/15秒曝光,当即晕倒。用鲁迅的话说,立仆。这种不能照相的天气,却最适合闲逛,信马由缰,把路线的选择权交给自己的脚而不是大脑,体会南方特有的水气的味道。其实,我对这个岩啊那个园啊什么的都没太大兴趣;就慢慢地走,看看这家墙头的小草,那家门边的榕树反倒最有意思。可是刚刚调整了心态和步伐,进入乱逛模式还没两分钟,我就被老妈老爸怒目而视了。……………………一顿训斥之后,我乖乖地抄起地图,寻找起到日光岩的路来。鼓浪屿上的居民都异常热情,而且岁数越大的越热情。只要你在某个路口面露难色、踟蹰不定,刚巧又有一个原住民经过,他肯定会主动和你打招呼,告诉你日光岩在哪里(虽然多半的可能,你并不想找去日光岩的路)。我们就碰见一个大妈,拎着兜子出门,见到我们一家人,就笑,老妈见她笑,就说“你们真是住在神仙呆的地方呀。”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妈开始喋喋不休地数落起鼓浪屿的不是来。大意,这鬼地方游客看着好,住着可太累了。这么大个岛,一点交通工具都没有,出门只能靠走,无论你有多着急的事,都得走!你说买袋大米换个煤气得多麻烦,老人犯个病啥的得多危险。何况夏天热得要命,可你总不能裹着一台空调上街吧…………说得真是义愤填膺、怒不可遏,“昨日泪断江湖处,抬眼尽是山和路”啊。要保护风貌,还是要提高生活质量,这个矛盾不仅在四川云南很突出,在这里也一样。继续说日光岩,爬到日光岩顶并不太累,因为它仅仅高出海面100米而已。不过这已经是鼓浪屿的至高点了,站在顶峰鸟瞰全岛,即便天公不作美,依然心旷神怡。如果天气好,能够从身边的厦门博物馆大红顶一直看到对岸市区的高楼大厦,那就是绝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