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ckin' on Heaven's Door

--大香格里拉纪行

(2004.10.15~2004.11.9)

感谢我的驴友们

首先感谢我的老爸老妈,虽然不是驴友,但你们是最担心我的人。感谢mazzy,每天最高兴的事,不是遇见有趣旅伴,不是拍下美丽的照片,而是接到你的短信。感谢aying,你就是一本活的旅游指南。感谢aying的王同学,还是叫你王老师吧:),给了我意义非凡的最后两天。感谢axe,以跑马拉松一样坚韧不屈的精神给我提供天气预报。感谢hzhi,出发前,不知道给你写了多少求援email。感谢river,实验室的天塌下来都有你来扛。感谢forme,为了刘若英。感谢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人,你们都是那么友好而善良。

记忆的碎片

我们躺着,唱着,年复一年。----卡夫卡

从成都到丹巴

Take me down to the paradise cityWhere the grass is greenAnd the girls are pretty我哼着枪花的Paradise City来到成都,想她应该是个天堂城市,要不怎么会有天府之国的美誉呢?不过天堂城市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怎么也没想到茶店子公交站竟然如此荒凉,住的旅馆――如果能叫旅馆的话――就挨着民工的宿营地,模样也像民工宿营地,早知道还不如住在市中心的梦之旅或者龙堂青旅,再打的过来赶班车呢。成都正在大兴土木,到处挖大坑,公交车也变线,害得我不停地迷路,走得精疲力竭才找到了春熙路。路口的龙抄手店里,人挤得就像龙抄手一样,我就没进去。吃了一碗赖汤圆,两个锅魁夹肉,味道也相当好。成都的MM的确不错,不过在春熙路上竟然一个PP的都没见到。后来在街口建行ATM机前歇脚,才发现美女们扑面而来,恍然大悟,美女和金钱总是分不开的。

成都杜甫草堂

成都

开往丹巴的班车有两班,6:30和7:00各发一班,我坐的是稍晚的那班。10月18日早晨,成都大雾,能见度也就50米,而我的长途车却在成灌高速上狂飙,真让人犯怵。高速路到都江堰为止,从都江堰出来,就变成了超级难走的盘山路,颠簸不平,泥浆翻腾。几百米以下,岷江滔滔。臭名昭著的紫坪铺水库正在热火朝天的赶工,到处都是淹没拆迁的标志,所有的东西上都蒙着一层黄土,不知道水库建起来以后,历经千年风雨的都江堰还能活多久。班车在映秀镇向西转,离开倒霉的213国道,驶向卧龙。拐了几个山弯以后,蓝天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伴随而来的是一大片一大片金黄的落叶松,还有圆头圆脑顶着一头红叶的山峰,几分钟之内,景色就变得像大熊猫一样憨厚可爱了。车上放着刀郎的音乐,看来司机的心情也相当好,车开得也很顺,嗖嗖地就冲过了大熊猫的家,奔向巴朗山垭口。巴朗山是我见到的第一个雪山,虽然海拔只有4000多,但已经很壮丽了。我身后坐着三个去金川的汉子,标准的康巴汉子,健壮、英俊而且相当友好,和我聊呀聊呀,说这说那,说他们看雪山看得都烦了,如果路全像北京那么宽该多好啊。

大香格里拉 巴朗山口

四川的长途车大都经过改装,行李箱全部改成水箱,中途还要不时停下来加水。大部分的水都用于给刹车系统降温了,因为路实在是太陡了,弯实在是太急了。下山的时候,你会看到一幕很奇特的景色,所有大型车的四个轮子上都冒着白汽,那是水淋上去蒸发造成的。即便是这样的路,我们的司机也敢踩着悬崖边超车,可见早晨的大雾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丹巴是个很美丽的小镇,金川河在这里汇聚了另外两条支流,形成了大名鼎鼎的大渡河,穿城而过。丹巴的三大景点,梭坡碉楼,甲居藏寨,还有号称胜过九寨沟十倍的党岭。党岭到丹巴县城是七十多公里非常烂的路,包车往返500块,我找不到合租的人,也就没去成,算是这次旅行的一个遗憾。

丹巴梭坡碉楼

丹巴梭坡碉楼

从长途车上下来,我直接打小面来到甲居藏寨。现在直通上寨的柏油公路已经修好,再也不用费力地爬上去了。村口就有一群“康巴美女”们在迎候客人,确切地说是“美女导游”。可我这个人从来不找导游,所以任凭美女们把我团团围住,又以10元钱的低价相诱,我还是没动心。领头的大姐大叫桂花,看我软硬不吃,只好把我交给了一个刚从山下上来的小MM,让我去她家住宿。小MM名叫卓玛,十七岁,她把我带到她大伯宝生家,宝生是当地旅游协会的副会长,一家人都热情得很。晚饭准备了一大桌子,卓玛的大哥还挨个客人敬酒。青稞酒的味道相当不错,我一不小心就喝高了。

丹巴甲居藏寨

丹巴甲居藏寨